当前位置:首页 > 中国乡愁 > 正文

我心归处是荣昌

发布日期:2021-03-25 13:53

●余 敏

那是一个炽热的夏天。

重庆直辖、香港回归两件大事的交织碰撞,让空气中释放出更加欢腾的热浪。而站在毕业季十字路口的我,本来是要回老家四川的,却在一名同学的极力“唆使”下,“改道”来到了位于荣昌的永荣矿务局,成为其下属单位的一名职工,由此开启了与荣昌的一段不解之缘。

还记得那年那月那日,从老家坐车到荣昌三级车站,再转车至广顺,当年的峰广路还没有升级改造,弯路多,道不平,仆仆风尘昏昏欲睡,终于到达了目的地。初来乍到,怎“忐忑”两字了得。

荣昌位于重庆市西部、渝西川东交汇处,远离闹市偏居一隅。那些年,它的名气一度被周边的几位“芳邻”所碾压。以至于我每次回老家,乡亲们问我在哪儿工作,答曰“荣昌”,听者无不一脸茫然。这时候,我就得“安利”荣昌的地理位置、风俗特产,解说次数多了,恨不得随身携带一张中国地图,来为父老乡亲“指点迷津”。甚至在我说得口干舌燥之际,还有人挠着头皮,恍然大悟道:“哦,我知道了,就是隆昌嘛!”啼笑皆非的同时,荣昌这个“无名小卒”也成为我心头无法抹去的朱砂痣。

悠悠岁月里,犹忆当年奈若何。工作之余的周末,步行街、海棠公园就是两点一线的打卡胜地。这座可以用脚步丈量的小城,如同静静流淌的濑溪河水,清清浅浅,纯粹而内敛。

那是一个凛冽的冬天。

一场飞舞的雪花包裹了荣昌,站在这漫天飞雪之中,我把工作了10余年的岗位抛在身后,决定追随老公的脚步,离开荣昌辞职南下。当我把这段肆意的远方装进行李箱,此行的前方不明,此行的归期未知,在那份毅然决然的背后,隐藏了多少惆怅和徘徊?

南方的大地或许并不平坦,但是壮阔绵延,世界那么大,我也想去看看。那座海滨城市是许多人心中的骏马和猎场,汇聚了从四面八方奔腾而来的各种欲望,只有成功或失败,没有人情与冷暖。花开花谢,异乡的日子过得既充实又单薄。而与昔日伙伴们的联系中,不时会听到有关荣昌的消息,荣昌一丝一缕的变化,都像投在我心中的石子,不时在我心中激起或深或浅的涟漪。夜深人静时,荣昌,就成了墙上的白月光,时隐时现怅然若失。

那是一个盎然的春天。

在外漂泊几年之后,我和老公决定一起回到荣昌。重返故地,曾经工作过的永荣机制公司再次接纳了我。有幸又回到了梦想开始的地方,那种失而复得的感慨和喜悦难以言表。再次回到荣昌的怀抱,感到特别踏实,我这才明白,自己的心早已属于这座城市,这里才是我心的归属。荣昌啊荣昌,虽然你不是我的家乡,但是当我跨越山河再次去拥抱你,你已然成了我心中的第二故乡。

这是一座包容的城市。

无论游子归来,还是八方来客,她都以海纳百川之态去迎接,不为告别而有怨言,只为到来而绽放精彩。她牢牢抓住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重大战略机遇,充分发挥主城都市区“桥头堡”作用,聚人才、兴产业,吸引着有志人士前来求学、工作、定居。如今工业发展欣欣向荣,家园建设日新月异。荣昌,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兵,华丽转身成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。

这是一座多元的城市。

她围绕陶器、夏布、折扇三大国家级非遗产品,左右逢源上下求索,行则将至未来可期,不断深入探索文旅融合发展方式。游古镇、品非遗、享美食、健身心,各种体育、文化活动琳琅满目,如同精心制作的满汉全席,让城市绽放出仪态万方的魅力。

寻一座城,追一个梦。这是一座让你走得再远,都不会忘记从哪里出发的城市。古佛山、安陶小镇、万灵古镇、夏布博物馆,八景园、百竹园,荣峰河、玉带河……她的温度与厚度已无法用脚步去衡量,而值得用一生的时间去慢慢品尝。

在最美好的青春岁月里相遇,又可以在未来的每一天一起看夕阳,时光经过了我们,幸好没有走散,偶然相遇,注定重逢。

这就是我与荣昌的今生情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