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中国乡愁 > 正文

祝福荣昌繁荣昌盛

发布日期:2021-03-31 16:32

荣昌,在我儿时的记忆里,它是外婆家。

每年的大年初一,爸爸妈妈都会带着我和弟弟一起到荣昌,给外婆拜年。

那时候我们小孩子最开心的事,莫过于给舅舅们拜年,因为会得到一笔丰厚的压岁钱。然后爸爸会和舅舅们聊实时政策,妈妈则和姨妈、舅妈们,帮着外婆烧火做饭,我们小孩子会在一起择菜、洗碗筷。因为外婆家的孩子很多,每到过年都会满满地坐上好几桌人。为了准备一个家族的团圆饭,往往要花一上午的时间。吃过午饭,小孩子们便可以拿着这些压岁钱,去街上买东西了。

过年时的荣昌大街真热闹啊!让我记记忆犹新的是:满大街飘在空中又红又大的氢气球。那时的氢气球5元一个,我想买却觉得它太贵了,因为当时我的压岁钱一共才8元钱,而且已经被母亲拿走了6元,剩下2元只得好好计划着用。记得有一年,气球突然便宜了,2元一个,我欢天喜地地跑去买了一个,高兴得不得了,拿到它就手舞足蹈,却不料高兴过了头,一不小心红红的大气球飞上了天,瞬间满心失落。

外婆住在荣昌沙坝子的铁路边,南来北往的火车每次经过都会留下外来的新鲜事物,比如塑料叉子、胶碗、泡面盒子等,表姐会带着我们,捡这些新奇的物件,一起玩过家家的游戏。在外婆家睡觉的夜晚,不时会听到火车路过时,碰撞铁轨发出有节奏的“哐当哐当”的声音,外婆会根据每晚列车经过的时间,判断是夜里几点钟。

每到春季,铁路两旁,开满了白色的夹竹桃花,偶尔有一株红色的花出现在一排白花中,甚是惹眼。虽然夹竹桃花气味不好闻,摘下来也费劲,还常常弄得满手树桨,但依然挡不住我们小孩子对它的喜爱。

在外地上大学的几年,我很少去外婆家,直到外婆去世也未能看上一眼,然后是匆匆忙忙毕业,艰难地找工作。后来,在爸爸妈妈的劝导下,我选择回到荣昌盘龙镇工作。

似乎一切又回到从前,每年初一还是去外婆家,可是外婆已经不在了。外婆家的老房子已经被填平,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制药厂和工业厂房。只有铁路还孤独地横卧在老地方,夹竹桃也被砍掉了,种上了美丽的格桑花。铁路上只有运货的火车路过,绿皮火车已经不多见了。高铁通车,时速达每小时200公里以上,给我们出行带来了便捷,再也不怕乘坐长途汽车晕车,也不用为省钱而乘坐慢火车耗上一天的时间。

舅舅们的新房子坐落于迎宾大道,每家每户都转城镇户口,享受养老保险。年轻人就在家门口的工厂里上班,工厂每月有固定工资加奖励,不用再外出打工。

2015年6月,荣昌撤县设区,翻开了崭新的发展篇章。渐渐地,荣昌还新修了棠香小学、学院路小学……而我,也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,终于在2016年考入联升小学工作,找到了前进的动力和方向。

2018年,荣昌成功创建国家森林城市。区政府为美化安置房环境,重新用水泥修建了路面,并安装了路灯和监控,健身设施替换了乱搭乱建的窝棚,家家户户天然气安装到位,修起了让人心情舒畅的花台……人们冬天跳广场舞、夏天乘凉都有了好去处。紧接着,荣昌区又成功创建了全国卫生城市,市民素质也大幅提高。

我也在荣昌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,新的小区就在初级中学旁边,每天都会伴着学校起床铃声醒来,听着学校早操音乐给爱人做早餐,踏着学生的郎朗书声去上班。

这一切变化,也让我相信,未来的荣昌定会越来越繁荣昌盛!


【作者简介】

余升结,女,荣昌区联升小学教师,荣昌区教育学会委员。爱好写作、书法、音乐。